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研究

科学研究

第三十六章 原来如此

发布时间:2013/3/31    点击数:598
“呵呵,狄大哥,你喜欢谁呢?”从后面出来的小玉抱着一坛酒,笑呵呵的看着这两人,问狄云。她刚从后堂出来,就听见狄云语气严肃的说这三个字。

  “没……没……没什么,嘿嘿,我在说我喜欢喝酒呢?!钡以瓶醇∮癯隼?,还以为她刚才听到了他们间的话,搓搓手掌,立刻有些手足无措。

  慕容魄看到大哥现在这副样子,还真是无语。既然谈论的主角出场,他也就不再继续调侃,拉着他走到桌子边坐下。小玉将酒拿到桌边,还不明所以的对狄云说,“狄大哥,既然你喜欢喝酒,那今天你就多喝点,我来帮你倒!”说完真帮狄云倒了满满的一碗酒。又走到慕容魄这边帮他也倒了一碗。

  家里的气氛很融洽,相聚很开心,狄云拉着慕容魄的衣角,端着酒碗,有些醉意朦胧的问,“慕容老弟,你不是不能凝聚武之力吗?怎么从尸稠之路回来就变得这么厉害了?”这个问题也是小玉疑惑的,在回来的路上,慕容魄已经告诉小玉父亲现在平安无事,也和他们说了今天成人礼的过程,但没有说流云的事。

  慕容魄听狄云这么问,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他现在还不想和他们说出这个秘密,不是不信任,而是这些事情难以理解。难道要告诉他们是因为自己有天兵榜神器出云神剑的一部分,而且这部分里面还住了一个陨落几百年的武道高人,在高人的指点下才会让自己武之力回复。只怕说出后会引来更多的追问,到时候他可就不是一两句能回答得了了。他歉意的笑笑,并没有回答,就让大哥将自己的从前当做是扮猪吃老虎吧。狄云见慕容魄不好回答,并没有介意,既然老弟的武之力回来了,那做兄弟的,就应该替他感到高兴!小玉在旁边就更不会介意了,这个从小她看着长大的弟弟她最了解,不是难以回答他是不会拒绝回答的。

  酒过三巡,又到了一天结束的时候,狄云今天翘了一天班,晚上还得赶回西城门去,看他执意要走,将他送到门口后慕容魄示意小玉再送他一段,便先行转身回屋了。父亲交代的事还有很多没做,最关键的是父亲留在书房内的武技,他需要找找看有没有适合他修炼的。自己空有武之力,不会武技可不行,以后保不准会有与人对战的时候。

  小玉还没回来,趁着这时候,慕容魄走进了父亲的书房。书房装饰得古色古香,墙上挂着慕容铁自己作的字画,字画下边有两个书架,架子上摆满了各种知识类书籍,在书架前面放着一张上等梨木制成的宽大书桌和一把贝雕椅,夕阳的余晖通过书桌对面的窗户洒落到书桌上,将桌面染成好看的暗红色。

  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慕容魄随手翻翻,就放下了,他又拿起另一本,看了一下封面,就没再继续,如此几次,他终于不再往书架上流连。父亲只是在给他的字条上略微说关于武道与武技的修炼功法就放在书房,并没有详细告诉他藏在书房内的什么地方。

  他又来到书桌前,坐在属于父亲的椅子上,弓下腰拉开书桌的抽屉,里面只有一些家族的文件,根本没有武技修炼功法。

  “会在书房的什么地方呢?”坐在椅子上的慕容魄仔细的观察书房内的情形。

  “弟弟!……”是小玉转身回来了,慕容魄收回视线,从椅子上起来,又往书房外走去。他还没告诉小玉父亲之所以不回家是要去找寻母亲。关于母亲去世前的信息,他也有很多疑惑,现在父亲不在这里,想必跟着母亲嫁过来的小玉是最清楚的。

  “姐姐,问你个事,你知道我的母亲是怎么去世的吗?”来到小玉身前,慕容魄直接开口问她,这么多年了,以前每次问起父亲,父亲总是不答或者另外编些理由,他知道父亲是为他好,不想在他幼小的心灵里让他背负过多??上衷谒丫こ纱笕肆?,他们没理由还瞒着他。

  听到这个问题的小玉一阵支吾,自己这个弟弟从尸稠之路回来后怎么像变了个人,以前他问起夫人可从没像今天这么严肃不容拒绝。思索了一阵,小玉还是重复以前那个编了无数遍的故事。他的母亲是得了一种急症去世的,因为走得急,来不及和他告别,就气绝了,还说这种急症传染其他人的可能性非常大,老爷为了防止家人感染,便尽快让夫人入土为安了。

  以前这个理由还能骗骗没长大的慕容魄,可现在听起来明显疑点重重,为什么母亲走了后他们家一直没有到母亲的坟前去拜祭,甚至到现在慕容魄连母亲入土为安的位置都不知道。为什么父亲和小玉姐闭口不在他面前提母亲,还有母亲以前到底是如何和父亲结识的,母亲不是元嘉城里的人,那母亲到底是从哪里嫁过来的……这一桩桩一重重,越想疑点越多。

  “姐,你就别再编些骗小孩的话了,我实话和你说吧,父亲之所以不在尸稠之路和我一起回来,最重要的原因是他说要去寻找母亲,你是和母亲一起到我们家的,我想这其中的一些隐情你最清楚了,你就别瞒我了好吗,我现在有权利知道这些!”拉着小玉的手,慕容魄近乎央求的说。

  小玉听到慕容魄的话,心里一怔。确实,每次慕容魄问起夫人的事,都会让他非常难办,但为了夫人的遗命,她也是迫不得已才会编故事哄他的。这次连老爷自己都和他说要去寻找夫人,想必有些事是没必要再瞒着他了。小玉微微叹了一口气,半晌,才握着慕容魄的手,和他仔细的述说起她知道的事来。

  原来慕容魄的母亲并不是出云帝国的人,而是出生在大陆另一大强国摘星帝国。他母亲的娘家也不普通,乃是上代摘星帝国的皇室,她是上代皇室内排行最小的公主,当时人称霓裳公主。不知怎么的当时的宫廷里发生了政变,本应是不参与帝国政事的帝国守护宗门摘星阁竟然派出门下弟子进宫,帮助叛军作乱,夺取了帝位。整个帝国的皇室成员都被叛军屠杀殆尽,只剩得他母亲带着小玉逃出了宫门,一路躲躲藏藏的来到了摘星帝国边境。在前路茫茫后有追兵的危险情况下,对生存逐渐不抱希望的母亲这时晕倒路旁,也是天不绝人,恰巧官道上出现了一支外国车队,车队的领头人正是他父亲慕容铁,当时的慕容铁还不是家族长老,只是家族护卫堂的一名一品护卫,负责押送一批货物出摘星帝国。他父亲见他母亲二人昏倒路旁就将他们救了起来放在马车上。他母亲醒过来,和慕容铁说了帝国宫门内的惨事,他父亲就让他母亲他们跟随着车队来到出云帝国了。因为摘星帝国暂时回不去,在他父亲的邀请下,当时他的母亲和小玉姐俩人便一路跟着又来到了元嘉城。他母亲乃是皇室贵胄出身,从小受过的教育自是不差,琴棋书画待人接物样样精通。经过这一路的相处,他父亲对他母亲爱慕有嘉,他母亲也对他父亲的本事为人钦慕不已,两个有情人终成眷属,订了终身。只是后来摘星帝国的人查探到他母亲的下落,找上门来,威胁他父亲,如果不交出他母亲,将让他们整个家族陪葬。他父亲怎么会不管不顾他母亲安危,明里暗里和那伙人斗了很多次,怎奈个人力量总是有限,他父亲怎么能敌得过一个帝国加一个宗门的力量,最后他母亲为了家族的安宁不牵累别人,被逼得服毒自尽。那批人连他母亲的遗骸也不放过,给强行带了回去。当时,他父亲本想去摘星帝国找回他母亲的遗骸,可是家中的他尚还年幼,这一去又是危险异常,万一出现意外,他父亲可能就要和他永别了。为了将他抚养成人,他父亲按下了要在当时去寻回他母亲的念头,谁知道这念头一按,就按了十二年。

收藏本页】【】【打印】【关闭
天津代孕 | 香港福臣集团官网 | 南京代孕 | 济南代孕 | 长春代孕 | 贵阳代孕 |
  • 中原国际种业科技展览会10月在郑举行 _美酒节boss 2019-08-23
  • 参考日历 | 600多年后,中国正在这个领域延续辉煌_moodyzファン感谢祭 2019-08-23
  • 央媒连批美式霸凌:强打汇率牌不得人心,中方能应对各种冲击_50金马奖颁奖完整版 2019-08-22
  • 胡歌刘昊然吴磊拼颜值 周迅林允比美 _曼谷雨季主题曲 2019-08-21
  • 湖北省“精准灭荒工程”年度任务完成近半_郭海洋金太阳 2019-08-21
  • 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任免名单_吸血蛇君 2019-08-20
  • 央行就美国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发表声明:坚决反对_guantanamera雪茄 2019-08-20
  • 徐立全要求湖北省政协专委会分党组提升履职能力水平_山东万杰医学院邮编 2019-08-20
  • 2019年6月市政府督查事项积分排名情况通报 _木叶村的英雄们2.5 2019-08-20
  • 辽宁男篮签下詹姆斯前队友 史蒂芬森将征战CBA_张柏御 2019-08-20
  • 【广交会故事】莎依玛:开放的广交会为马来西亚企业带来更多商机_洛克王国托比在哪 2019-08-20
  • 辛识平:让每一个孩子都拥有光明的未来——民生实事映照为民初心_bee是什么意思 2019-08-20
  • 王新俊:日舰机干扰我军演习意在试探底线_中国隔断网 2019-08-20
  • 常德高新区:“打造成名副其实的国家级高新区”——新华网——湖南_郑水晶 2019-08-20
  • 阎玉朋:天时地利人和 助力企业“走出去”_股份公司和有限公司的区别 2019-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