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民族复兴·统战英烈——黄竞武_澳鲨宝

罗青长六个儿子

2019-07-21

三点水一个心为了民族复兴·统战英烈——黄竞武_纺呗

这表明,以实践为核心范畴的实践唯物主义并不是无的放矢的标新立异,而是对“现实的历史”的哲学概括,是对时代精神的理论升华。

一直关注七警案的前屯门区议员陈云生也质疑曾健超的判刑明显过轻,不仅市民不会服气,也会给年轻人发出错误信息。

某服装厂设计了一款新式夏装

黄竞武与家人合影黄竞武早年毕业于清华大学,1924年考取公费生留学赴美。在哈佛大学获经济学硕士学位后,1929年秋,黄竞武满怀一腔报国热血回到祖国。他任蚌埠稽核所所长时,因“拒与奸商合污舞弊”触犯了上司,先受到停职处分,再被贬到僻处海隅的青口稽核所任所长。在青口,他整顿盐务,革除弊政,解决了青口与板浦之间交通问题,受到民众一致赞誉。通过深入社会的底层,黄竞武看到劳苦大众的艰难生活,痛恶社会的腐败,更加坚定了改良社会的信念。1937年7月抗战爆发,黄竞武被迫中断在青口的工作,辗转西撤,退到湖南,任阮陵稽核所所长。

不久入川,转任重庆中央银行稽核专员。

黄竞武身为重庆中央银行高级职员,尽可养尊处优,但他一心投身到抗日民主运动中。他开始读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等一批著作,积极靠拢中国共产党,坚持团结抗日。1941年,黄竞武加入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后改称中国民主同盟),并曾任民盟总部组织委员会委员和国外关系委员会委员。国共和谈时,他一度担任周恩来与美国人士会谈的翻译。抗战胜利,黄竞武随中央银行迁回上海,担任上海中央银行稽核专员。1945年底,他与沈志远筹组民盟上海组织,1946年2月被选为民盟上海市支部筹备委员会召集人之一。8月,民盟上海市支部临时工作委员会成立,他当选为执行委员。1947年5月,民盟上海支部改组,他仍被选为执行委员。与此同时,他还参与筹备民建上海分会工作,团结民族工商界爱国人士,积极开展民主革命运动。1947年11月,民盟总部被迫解散,活动转入地下。黄竟武从上海托人传递民盟在香港召开三中全会的消息,并不断输送《华商报》和民盟在香港主办的《光明报》交到南京民盟地下组织。由于黄炎培受到国民党特务的监视,民建的很多重要事务就由黄竞武代为联系。1948年下半年,白色恐怖日趋严重,民建处境愈加困难,为了适应形势需要,指定了15人组成民建上海临时干事会,领导和组织会员开展地下活动。黄竞武在临危之际受命为临时干事会常务干事,负责组织工作。他工作的中央银行404办公室即首先成为秘密联络点。对于民盟、民建遭到国民党变本加厉的打击迫害,黄竞武有着清醒的认识。他认为国民党的目的就是要分化、镇压民主力量,孤立中共,但这是万万办不到的。只有跟着共产党,中国才有希望。黄竞武一方面积极投入民盟、民建争民主、反内战的地下斗争,一方面策划建立地下转移站,掩护中共地下工作人员,协助中共地下组织做好保护和撤退民主人士的工作。1949年初,人民解放军逼近浦口,为了迎接上海的解放,并阻止国民党将中央银行库存的金、银、美钞等偷运台湾,根据中共地下党要求,黄竞武利用自己在中央银行工作的有利条件,收集整理国民党政府“四行两局”(中央、中国、交通、中国农业四个银行和中央信托、邮政储金汇业两局)的情况和有关金融资料。他一心想着要保存好国家财产:“如果解放的是一座空空的上海城,怎么养活600万人口?”他对新中国满怀希望:“我们要团结好工商界朋友,准备为新中国服务。

”许多工商界人士在他的反复宣传、劝说下留了下来。

在中共地下党领导下,黄竞武发动中央银行部分职工罢工抗运,又通过工商界、新闻界揭露中央银行的偷运阴谋,团结金融界出面干涉,给国民党政府造成了强大的政治压力,使其偷运计划未能全部实现。

他还与中共上海局策反工作委员会取得联系,在国民党军队中进行策反。

4月,人民解放军渡江战役前夕,国民党加紧镇压民主力量。

许多人劝说黄竞武赶快离沪。

但他仍以革命工作为重,坚持留在上海。

他说:“现在的工作很重要,我决不能因个人的安危而使工作陷于停顿”“越是在紧要关头,越要坚守岗位”。